KrisCrystal

[东方坑中][弓凛中]
[转生恶役求安利] [汪汪汪]
[赤司征十郎本命]
【春】

猛虎与蔷薇②(非蜜枣,爱丽丝学园相关)

写前作者有话说:

这次故事的舞台背景初期是墨尔本,关于某些当地常识和后续出现的物理化学常识如果有出错欢迎多多指教。

Chapter Two

夜晚的墨尔本并不像日本东京那么热闹,亮眼的灯光零星地点缀着城市的上空,昏黄的街灯点亮街道。两旁,经历了一天的人气爆棚的商铺如今已是早早挂上了“Close”的招牌,里面漆黑的空间浑浊而又冷清,溢出了漫漫长夜的孤寂。一路上只有零星几个人还在街上游荡,但大多也是行色匆忙,怕是要赶着回家。

“对不起啊枣……本来是想带你来领略一下墨尔本的夜色,可是如你所见,大多数澳大利亚的人民并不是喜欢夜晚的狂欢,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去那些平时人潮汹涌的景点时就不用人看人了。”

本来一直在垂头丧气的佐仓蜜柑终于忍不住对日向枣唠叨,结果却在自我反省的过程中反而找到了自我开解的理由,又逐步恢复元气。

这大概也是蜜柑一直那么受大家喜欢的原因吧。

走在后面的日向枣不由得耸耸肩,有些无奈的跟在前面活奔乱跳的蜜柑身后,走过寂寥无人的弗林德斯街火车站*,闲暇的冷风吹着街道上仅剩的几片落叶打着圈儿翻动,经历了一场夏冬的季节转换日向枣不自主地紧了紧身上的风衣,嘴里哈出的热气也随着风吹向天空。

“蜜柑。”

走在前面介绍的蜜柑停下了脚步,歪头看着身后的日向枣。

“差不多要到今井约定的时间了,你打个电话给她吧。”

“哦好的……”蜜柑停下前进的步伐,拉开手上的包拉链,拿出手机,正准备打开界面拨打萤的电话号码,就在眼睫毛抖动的一刹那,蜜柑感觉自己的手一松,缓过劲时发现手机和包都不见了,而犯人已驾驶着摩托车呼啸奔向远方。

同一时刻,发现异样的枣立刻采取行动,他借过路人手上的单车,凭借着这么多年来在危险系里锻炼出来的体魄,卯足了劲不停地踩动脚踏板向前奔去,所幸前方是下坡,为单车速度的提升增添了不少。

这样下去不行,只会被他甩得越来越远,必须要采取些行动。日向枣的大脑在高速不断运转着,不同的景色从身边迅速略过。

不对,不对,不是这些。

摩托车离日向枣越来越远了。

在不远处,一个稍显有些粗壮的树枝不知为何落放在街道的边缘。

就是这个!

日向枣侧过身,将树枝一把捞起,许久未使用的火焰在手中跃腾,干冷的木头在火焰的烘烤下快速燃起,然后又以极快的速度被投掷出去,伴随着嘶嘶声朝前方的摩托车飞去。

“炸裂吧!”

感觉到异样的犯人扭过头,看到朝自己飞来的火焰,吓得立马掷车从车上滚下来,与此同时,飞速的火焰像是被人控制了一样猛地窜起,在车行驶产生的静电和明火的作用下,摩托车在瞬间就轰地炸成碎片,火光冲天。

日向枣远远的将自行车停靠在一边,小心翼翼地躲过火光中偶尔跳出的碎片,走进了不远处的一个阴暗小巷,那里,早已有漆黑透亮的枪口指着自己。

心中许久未燃烧的热血在沸腾,心脏咚咚直跳的声音清楚地高频地在耳边响起。

“把包和手机换回来。”

“看谁反应更快些咯。”

几乎是同时起步,艳红的火焰和闪着金属色的子弹同时发出。

“好啊,看是你的子弹先穿透我,还是我的红焰先烧伤你。”

那几乎是在毫秒之间,火焰被不知何处而来的水熄灭,夹杂着罡气的金色子弹被什么给温和地包裹起来,停留在空中,而那两人相站的间隙中,比红色更妖娆的玫红从天而降。

“那可不行,少了你们两个其中一个我都心疼。”

TBC

弗林德斯街火车站*:是澳大利亚最早的火车站,也是墨尔本当地火车线路的总站,那高峙的圆形拱顶酷似伦敦圣保罗大教堂。它的外墙使用了蜂蜜色的砂岩建造,看上去非常雄伟、漂亮。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