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isCrystal

[东方坑中][弓凛中]
[转生恶役求安利] [汪汪汪]
[赤司征十郎本命]
【春】

猛虎与蔷薇③(非蜜枣,爱丽丝学园相关)

Chapter Three

“枣?枣?你没事吧。”似是有细碎的女声传进了耳朵里,日向枣皱着眉头睁开眼,视线里是模糊不清的蜜柑,她摇了摇日向枣大声说道:

“我们到了哦,黄金海岸的海边。”

爬出车,放眼望去,白沙又细又软,海水如镜般倒映出天空的湛蓝,天空碧空如洗,风轻云淡,四顾茫茫。确实是一个如画般的地方。

但话又说回来,这澳大利亚经历一次南北的跨越后连季节也跟着来了一个大颠倒。日向枣低头看了下自己一身沙滩装的打扮,脸上还带着个黑墨镜,想想之前还在墨尔本裹着个羽绒袄顶着冷冽的风行走的模样,就有些让人忍俊不禁。

“那是因为这里是亚热带海洋性气候,一年四季温暖如春。”

日向枣看向正在对自己说话眼睛却放在沙滩上玩耍的今井萤,扫视了一下她身上的长袖长裤,再看看沙滩上的一律的短袖短裤,不禁用略带戏谑的语气出声嘲讽道:“在澳大利亚生活了那么久你身体素质怎么如今连我这个久居日本的人都差了。”

“谢谢关心。作为报答我给你拍几张照吧。”对于日向枣的话今井萤的回答是一波波咔擦咔擦的照相声。

你其实就是想拿着我的照片在同学聚会上给那些无辜的未婚少女公开贩卖的吧。

但日向枣并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

在转弯崖角处,有一片黝黑的礁石,层层海浪从礁石崖头冲过来,波澜壮阔,一往无前,礁石不远处,有一群人正聚集在那里。

“不愧是冲浪者的天堂,这种时候都有人在冲浪。去看看。”语毕,今井萤就扯上还在沙滩里自拍的蜜柑往那边走去,把日向枣晾在一边。

算了。日向枣假装没有看到今井萤的小动作,跟了上去。

与其说是一波人,倒不如说是两个人因为起了冲突,决定用冲浪决胜负,内容是看谁能在自己选择的浪潮中支撑最久。

看起来十分考验自己判断浪型的能力和运气呢。

先上场的是男子从外型上看就知道身材十分的魁梧,被冲浪服紧紧包裹着的身体上隆起的肌肉清晰可见,大概是一个已经久经浪潮洗礼的老手了。

那男子慢慢向渐渐升起的浪潮划去,在浪潮就要达到奔溃点的时候,他果断站起身,运用自己健硕的身体操作着冲浪板敏捷地穿梭于逐渐崩溃的浪中,只可惜在最后突如其来一排浪花从头上盖下来,导致不能完美地结束。不过在日向枣这个外行人来看,他已经做得很好了。

最后一个上场的冲浪者跟之前的雄伟黝黑的冲浪者相比,身材就娇弱挺多,再加上还是个女子,身旁许多人都对她的胜算并不是特别看好。

只见那女子在背对着日向枣方向,将准备好的橡皮筋拿出来,将自己浓厚乌黑的披肩发扎成一个花苞状,然后抓起自己的板子向海边走去。在走到水深大概在她的腰部的地方后躺在板上滑向海浪。当她看到一个浪准备要打过来的时候,开始划桨,最后,她成功抓住海浪并骑上了海浪,双脚位于板的后部,膝盖弯曲,胳膊放松,凭借着女性特有的柔软度灵巧地穿梭于泛着白花的浪尖中。

就在浪花快要结束之时,她头顶似乎有一撮不安分地浪花正打算像上次一样劈头盖脸浇下来,然而,那窜动的浪花像是被驯服了一般,又忽地消失在其中。结果,比赛以那女子顺利完成浪花结束。

“简直就像一个自由灵敏的海豚一样啊……”蜜柑在一般看得有些如痴如醉。

“是吗,可是在我看来她就像头凶猛的老虎。”一个听起来毫无干劲的男声出现在蜜柑的耳边。

“哇!”

日向枣闻声也扭头了过去,结果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他一把抓住那个男人的衣领,在他一边嚷着我的华夫饼要掉了之类的云云下把他扯到了离蜜柑今井萤比较远的地方。

“你来这里做什么?”

“做什么……不就是她老人家非要来这里冲浪嘛。”

日向枣有些僵硬地将头扭过去,果然不出他所料,刚才那个如胜利者般离开海浪区的人正面带笑意往这边走来。

自从上次见面后,日向枣走哪都不想碰见这个女魔头。

****在那女子跳入到他与小偷搏击的现场后,日向枣就感觉自己有些窒息,接着就不省人事,等他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满是亮光的大仓库中。不远处传来说话的声音,日向枣将脚尖踮起,警惕地走到说话声的附近。

“你这个水魔头放开我!”

刚才的嘈杂声来自之前还用手枪指着自己的那位小偷先生,此刻的他已没有了之前的锐气,正被粗粗的绳子五花大绑在椅子上,身上的银色饰品因为身体的晃动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而他怒吼的对象是之前在机场碰到的女子,此刻她身穿白色大衣和黑色的丝绸连衣裙,左肩还背着一个黑色的流苏包,头上戴着经典的白色巴拿马草帽,帽上还别着一朵玫红色的蔷薇花,成了整套穿着的聚焦点。看来这是刚出去逛街了。

“哇魔头…还行,如果能收了你怎么称呼我都没问题。”

“但是首先,”女子蹲下身笑眯眯看着那个抢劫犯,“你要先告诉我你的名字。”

“为什么我要告诉你?”

“哦,那我就拨打000了。喂您好请问是警察局吗……”

“啊啊大姐你别!我说!我都说!我叫Quiz。”

“恶作剧吗……”山下锦釉将自己心爱的草帽压低,看了一眼日向枣藏身的地方,弹了一个响指,之前被当做藏身处的货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消失,日向枣整个人暴露在那两个人面前。

“不科学!为什么那小子没有被绑起来!”

“那家伙的异能是火你又不是不知道。”女子斜了Quiz一眼,然后看着正向自己快速接近的日向枣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

“所以我给他准备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牢笼。”

恍惚之间,日向枣觉得自己掉入了深海之中,口和鼻好像被水灌入了一般,呼吸不能。他后退了一步,呼吸恢复正常,他半蹲下身,剧烈地咳嗽起来。

有人走到了自己面前,日向枣抬起头,发现自己如同处在水族馆里,四周都是幽幽的蓝色,连带着水层外的景色都因为水的流动扭曲。

“这是我准备了很久的水层牢笼,维护这种流动的液体形状可是十分费尽啊,你所在的地方是水的真空区,除此之外再往前点可就与沉浸在深海之中没什么不同了哟。不过没关系,声音还是会没有多大误差地传到你的耳朵里。”

“我叫山下锦釉,是个情报贩子,我不缺钱,我只缺你们俩。”

女子指着被绑在椅子上挣扎的人说道:“你,澳大利亚飞车党中著名的飞车手,”

指着日向枣。

“前爱丽丝学园危险系的黑猫。”

“我并不只是想让你们作为打手来保护我。”

山下锦釉左手摘下头上的帽子,同时右手挥至腹前致意,腿正直并拢,脚作丁字步,一个标准的绅士鞠躬的动作。

“我想诚挚地邀请你们一同与我欣赏人间的美丽。”

“哦当然啦,你们的费用我是会付的,毕竟我不差钱嘛。” 

>>这次是写后作者有话说:

太久没更新,就干脆呼啦呼啦地把自己已经想好的剧情都写了,这章里面有涉及到相关的物理知识和冲浪知识如果有不对的话,欢迎指出,因为毕竟写手物理不好,冲浪没试过 _(:з」∠)_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