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isCrystal

[东方坑中][弓凛中]
[转生恶役求安利] [汪汪汪]
[赤司征十郎本命]
【春】

猛虎与蔷薇④(爱丽丝学园相关,非蜜枣)

Chapter Four

.

沉默地跟着山下锦釉进入电梯,看着显示屏一路飙升到57楼后停下,踩上柔软的地毯,推开房门,入目的是一个满是落地玻璃的大型公寓,从房间内向外看,与站在陆地上欣赏这大好的海景不同,碧海蓝天,天水相应,没有白云的天空一路延伸,仿佛没有尽头般,幻想着置身于这天海中于海鸥一同翱翔的心情不禁涌出,一切都是澄澈透明。

.

之前在沙滩上的人潮此刻看来都不过是这画景中的繁星一点,而在城市中心,环绕着这个城市中心的小小河流在静静流淌,水面上的快艇帆船随着水波缓缓摇晃,船帆被海风吹得鼓起,似乎已经整装待发了,习惯了日本东京的快节奏的日向枣此刻才真正感受到这些高度发达的国家为人民所带来的悠闲慢生活。

.

“怎么样,这里的景色很不错吧?”

.

之前还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日向枣听到身后的声音后才反映过来自己的处境,他警惕地望向山下锦釉,尽管她在对日向枣说话,但目光并没有聚焦在他身上,围绕在她身边的气氛安静了下来,右手静静抚摸着被擦得光洁如新的玻璃,之前充满笑意的眼睛此刻尽是缠绵般的眷念,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看着窗外景色。

.

“蓝天里没有白云,天空无限向远方延伸,这里的一切都那么透彻纯净,总想去天的那边看看,是不是那里也是这么美。”

.

“这是我一直游荡在各地做情报交易的原因。”

.

原来如此。日向枣有些动了恻隐之心。

.

“骗你的~”

.

还能好好沟通吗!日向枣刚觉得自己面前的人原来还是有这么煽情一面,这立马就打回原形了,简直无情。

他咬牙切齿地出声询问:

.

“蜜柑和今井萤呢。”

.

“这个楼层再往上个十几层有个大型的观景台,还有个环境比较幽雅的咖啡厅,我让Quiz带她们去那里赏景放松了。”

.

黑紫色的酒液缓缓倒入光亮的高脚杯中,其中还有着不易察觉的黑色沉淀,然后,那个杯子就递到了日向枣的面前,一股疑似薄荷或是香蕉的清香味从杯中散发出来,溢满整个房间。

.

“这是陈放了6年的神恩山,尝尝。”

.

日向枣用略带狐疑的眼神看了一眼山下锦釉。

.

“别这样嘛,我好歹还免费请了你们在高处看这么美的风景。”

.

“黄鼠狼给鸡拜年。”

.

“哦那我就拿回去了,正好我还没有倒我自己的。”接着作势要来拿杯子。

.

往后退一步,一口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放了这么久的酒你怎么能一口就喝完呢!!红酒是要细细品的混账小子!”

.

“哦。”

.

山下锦釉的内心是崩溃的。

.

“算了,”浓稠的酒液又重新灌满了两个杯子中,这次杯中又散发出新的气味,山下锦釉将自己手中的杯子递给坐在自己对面的日向枣,自己拿起另外一个杯子,杯中的酒被轻轻地摇晃起来,翘起二郎腿,右手撑在腿上,嘴角慢慢弯成之前被日向枣所熟悉的自信笑容。

.

“那么我们开始来聊正事吧。”

.

“等等,在之前我想问你几个问题。”日向枣顿了一下,看到山下锦釉点头示意后,继续往下说道:

.

“为什么你之前要去挑衅那个大叔。”

.

“哦那个啊,”山下锦釉直起背,从放在茶几上的果盘里随手拿了几个黑葡萄塞进嘴里,每咬一口,嘴里就会出现清脆的响声,她用满不在乎的语气回答道“只不过是看他在教导新人冲浪的时候语气太轻蔑,我有些不爽而已。”

.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要在比赛的过程中耍诈。”

.

“诶亏你看得出来,我只不过是充分利用自己的能力而已,我的爱丽丝也是我实力的一部分,要怪只能怪他不能使用爱丽丝。”

.

“我无法认同,爱丽丝被用作这种不正当的行为。”

.

“没所谓,每个人对爱丽丝是否用于正道的标准都有所不同。”

.

“那样的话,你应该明白的,无法接受你的思想的人是没有办法与你一同公事的,这与事倍功半的道理是一致的。而且你也是知道的吧!我的爱丽丝是缩短寿命的,我不知道我还剩下多少日子,但是直白点,若你心中还有仅存的怜悯心,请你理解我拒绝你的理由。”

.

日向枣语气很坚决,他越往后说,情绪就越来越激动,他都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耳根和脸颊正因为此时激动的心情红的发烫,甚至一度有要站起来的趋势。他努力让自己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山下锦釉的眼睛,好让此刻的心情能够顺利的传达到。

.

山下锦釉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日向枣,眼里的世界静的如那寂静森林中心的一汪湖水一般,毫无波澜。她与日向枣像是无言了许久,才轻启朱唇出声:

.

“目极世间之色,耳极世间之声,身极世间之鲜,口极世间之潭。”

.

日向枣愣了一下。

.

“我并没有打算要获得你的认同。相反,我观察了你那么多年,我却发现你的认知实在太古板单调。如果说蜜柑她们教予你要为了自己所深爱的人活下去,那么我想教给你的是懂得为了自己活着。说句俗话,世界这么大,你该去看看。”

.

“像你一样,依着自己的真性情活着?”

.

“那倒不是,”山下锦釉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走向窗边,半依靠在落地窗旁, “你要清楚,日向枣,我山下锦釉所获得自由的今天,都去过去遭受的苦难后给予我的奖励,那些苦难我不愿多讲,因为现在想想,我真的要感谢那些忍不住让人流泪的日子,才会有今天的我。”

.

“我雇佣你的目的并不是让你用爱丽丝保护我,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你初入危险系,在爱丽丝还用的不是特别熟练的情况下,你凭什么能在枪林弹雨中活下来?”

.

“你告诉我,你在来墨尔本之前的路上,都发生了什么,你能大致说给我吗。”

.

“还能发生了什么,不就是…”

.

日向枣一时语塞,对,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做了什么好梦?…梦?

.

……

.

“你真的要回去以前的时间吗,在这里也很好啊。”是谁在用软糯的声音轻声对自己说。

.

“我已经下定决心了,绝对会将你的姐姐找回来。”

.

“嗯…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每次你跟我讲她的故事时感觉会特别开心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请告诉她,我现在过的很好,非常感谢她能给予我这么棒的生活。希望她也会好好的为自己而活。”

.

“了解。”究竟是谁用宽厚的大手轻轻抚摸着少女那洁白如雪的发丝,挂满铃铛的发带发出一阵阵清脆亮耳的碰撞声,少女的眼中溢满担忧,她用有些急促的语气抓着面前之人的衣角说道:

.

“因为我…我第一次使用这种能力,在回去的过程中因为会发生空间的震荡,有可能损失一部分记忆,真的…没关系吗?”

.

那人似乎被面前少女的话有些感动到,他捏捏少女柔软的脸颊,直到那女孩不停挥舞着用自己的小粉拳抗议才罢休。

.

“我出发了,有缘再见,耀。”

.

耀…是谁?

.

……

.

“她叫三宅耀,是我的光呢。”

.

是谁在迷惘中伸出手,微笑着对自己说:

.

“跟我走吧。”

.

日向枣犹如救赎般将自己的手放入对面那柔软的掌心中,紧接着被突然拉起来,眼睛对上一双充满笑意的金瞳。

.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