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isCrystal

[东方坑中][弓凛中]
[转生恶役求安利] [汪汪汪]
[赤司征十郎本命]
【春】

猛虎与蔷薇⑤(爱丽丝学园相关,非蜜枣)

Charpter Five

.

.

“诶怎么这么快就走了,还没有好好玩呢。”熙来人往的黄金海岸机场安检口处,佐仓蜜柑眉头耷拉着,脸颊一鼓一鼓的,嘴巴嘟起来,看起来一副很不满的表情。

.

日向枣尴尬地笑了笑。

.

“人家还要当大英雄,我们就不要去打扰人家了。”今井萤将握成拳的手轻轻敲敲蜜柑的小脑袋,把她从日向枣面前拉开,脸上毫无波澜地看着日向枣的眼睛,看得日向枣心里毛毛的。

.

“算了,一路平安。”

.

枣悄悄松了一口气,举起右臂微微摇摇手,就走入了安检通道。

.

“一定要成功地将你的玩伴救出来啊。”蜜柑在身后嚷道。

.

日向枣听到后,脸瞬间黑了下来。

.

一路无言地通过安检,一出安检口,就立马在附近的角落里看到了俩人,一个人脚边全是刚买的名牌袋子和背着一个大黑包,一个一身轻松,穿着度假风长裙,披着镂空的遮阳衫,还带着软盘宽檐帽和黑色墨镜。

.

“你这人又对蜜柑她们乱说什么了。”

.

“没说啥啊,实话实说而已。阿Q你跟他解释。”

.

“哦……”Quiz一脸疲惫地对着日向枣解释,“大姐叫我在那天咖啡馆那里对她们两个说我们此行是要去拯救你陷入困境的儿时玩伴,需要尽快动身。”

.

“什么鬼?!你明明是要去北非做情报交易。”

.

“就是这样,不过我们今天买的飞机票可不是去那里的。”山下锦釉身形一转,踩着高达10cm的细高跟,啪踏啪踏地脚步声在走廊上清晰可闻。

.

“啊……又要领着东西到处跑?!”阿Q一脸哀嚎地拖着沉重的步子跟着身后。

.

“不,”山下锦釉歪头微笑看着身后的俩人,紫黑色的发丝在空中划出无数条完美的圆弧线,她五指轻覆于唇上,嘴角微弯成一个不明意味的笑容。

.

“我们去天朝的大帝都。”

.

夏日的帝都总是让人身心愉悦的,蓝天,白云,小鸟,折射着光的高楼大厦,还有熙熙攘攘的人群。

.

漫步于这个富集了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文化内涵的都城,处处都是美景,处处都是这个文明古都展现出的豪迈大气之势。

.

然而,

.

"为什么我们非要挑着帝都最高温40度的三天里来这边玩啊!!"

.

Quiz一边用纸巾不停地擦着自己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边呼哧呼哧地领着皮编的大包在长长的人龙里抱怨道。

.

确实运气是有点不好,正巧赶上天朝的暑期人流。日向枣感受到又有一滴汗珠顺着自己光滑的背滑到腰处,看着前方没有丝毫移动迹象的安检队伍,不禁深深叹口气。

.

"呐呐你看这个褐发的外国人是不是好帅!"

.

"他还有小卷发,好萌!手上还帮女朋友拿着包,人妻属性好高!!我不行了我的鼻血……”

.

“他旁边的那个紫发的汉子也挺帅的我个人觉得。”

.

“……”

.

略懂中文少许的日向枣看了一眼那一群身旁打扮青春靓丽的小妹妹们,再看一眼正无意之间散发自己身为男人魅力的Quiz,身上没有任何行李的他果断决定换到隔壁无行李的快速通道,默默将Quiz这片小绿叶丢在了一群红花之中。

.

快步跟上走在前面的山下锦釉,沉默地与她并排齐走。今日的锦釉有些沉默寡言,今早一起床将手上的包丢给Quiz就没有再怎么说过话了。

.

"你们看,这个女生是个金瞳也,感觉在幽幽发着光不是很舒服的感觉。"

.

"终于见识到真正的黄金瞳了,不知道有没有超能力啊。"

.

日向枣偷偷瞄了一眼山下锦釉,她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但那双藏在软檐宽边帽的眸子因为从侧面看不到,他摸不清此刻的锦釉究竟在思考什么。

.

顺着长长的楼梯阶梯往上走,强烈的阳光刺激着日向枣的瞳孔,他不自觉地把眼睛闭上,一双柔软小巧的手忽然握住自己宽大的手掌,一把将他扯上平台,日向枣立即睁开眼,但那手中的软荑已抽出,入目取代而之的是面前气势磅礴的天安门,和下方人潮汹涌的世界。山下锦釉静静的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看着远处的美景。

.

稍微等会后,就见到Quiz也从地下通道走出来,身旁跟着一群莺莺燕燕。他用温柔的嗓音和跟着一同出来的女子们轻声说再见,送走她们后,换上一幅苦大仇深的表情墨迹到锦釉的身后。

.

"进去吧。"

.

山下锦釉从Quiz手上的大包里拿出准备好的墨镜,架在鼻梁上,将自己金灿的双目隐藏在厚厚的深褐色墨镜后,镜片上只反射出朱红的城门和天上的白云。

.

路过华表,感慨在书上的高大的雕塑物在现实中的渺小。走过午门,听导游介绍说朝廷官员三六九等的规矩,踱步在太和、中和、保和殿门口,欣赏古时皇帝处理政务之处,漫步于御花园,观赏花园中的佳木葱茏,奇石乱生,仰望溥仪以前学习英文的小楼。走到堆秀山前,娇小玲珑的导游绘声绘色地介绍完这个假山的开头后,偷偷瞄了一眼Quiz和日向枣,见他们丝毫没有理自己的意思,悄悄叹口气,轻声对站在一旁玩自拍玩的不亦乐乎的山下锦釉道别。

.

“诶小妹妹等等。”

.

诶啊?!导游思路突然被停顿了一下,她一看眼面前这个身材高挑皮肤吹弹可破的女子,怎么样也不像个6070岁的妈妈桑。她立刻转换心情,换上职业的笑容面对锦釉。

.

“小姐请问您还有什么疑惑吗。”

.

“那个宫殿是干什么的。”山下锦釉用食指指向处在御花园的正中心。

.

“啊那个!”导游小姐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这是钦安殿,一所道教建筑,始建于明代,里面供奉道教北方水神——真武大帝的地方。因为紫禁城内几乎都是木头做的大殿,怕火,所以每年立春、立夏、立秋及立冬之日皇帝来此上香以祈祷水神保佑。如果您对这个建筑有兴趣的话,您可以进去绕外围参观。我的导游任务就到这里结束了,希望您在故宫玩的开心。”

.

“供奉水神吗……”

.

一旁在发呆的日向枣和Quiz回过神来看着锦釉,Quiz挠挠头,心不在焉的嘟囔:

.

“说到水神,这里不就有个现成的水魔头吗。”

.

Quiz你又做大死了。日向枣冷静地瞥一眼山下锦釉。但令人吃惊的是锦釉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墨镜摘下来,递给他,眼里闪烁着名为兴奋的光芒:

.

“我们去里面瞅瞅。”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