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isCrystal

[东方坑中][弓凛中]
[转生恶役求安利] [汪汪汪]
[赤司征十郎本命]
【春】

猛虎与蔷薇⑥(爱丽丝学园相关,非蜜枣)

Chapter Six
.
.
踏入钦安殿的一瞬间,日向枣感到自己身边的气氛变得肃穆压抑起来,与门外的欢声笑语不同的是,在这个有大批民众信仰道教的天朝国境内,这里游人们的声音都仿佛刻意压小了一些,他们带着细碎的嘈杂声绕着钦安殿的周围拍照,然后随着人流从另一个小门槛跨出,继续着刚才没讲完的话。
.
不过锦釉的注意点显然与常人有些差距,她同样是跟着众人像模像样在周围绕了一圈,但没有从另一出口出去,反而又是绕回到了起点附近的一口不知被废弃了多久的水井的旁边,它像是这御花园装点完后的下脚料随意堆砌的,因为在这个窄小的空间里,这口井的存在感低到实在难以察觉。微微探头瞧井内部,却是一片幽幽,沉沉的黑,好像有无穷的魔力一般,脑海里吸引着自己再进一步靠近这口井,或者坠到井下的念头挥之不去。
大概是供奉水神与身为火之异能的他属性相排斥,这氛围对日向枣来讲却是相当抵触。见她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口井,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女人又在盘算着什么小花样了。
.
锦釉从大包出取出早已备好的瑞士军刀,接着小心翼翼地滑出一把小刀,将右手的食指暴露在空中,左手里的小刀慢慢靠近它,日向枣和阿Q屏住呼吸,好奇山下锦釉下一步的动作。
在她即将要将那刀尖碰触到指尖上的一霎那,受到外力干扰的锦釉手一滑,却将小刀掉到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那孩子的父亲惊慌地向山下锦釉道歉,蹲下身准备帮手捡起,但看到那闪着寒光的小刀,又是惊得手一缩,慌张携子离去。
锦釉没有言语,只是把地上的瑞士军刀一捡,一折,一丢,然后就起身离去。
“诶没有什么好戏啊——”阿Q长声抱怨道。
“以后大戏天天见,少不了你。”锦釉在前方一摆手,“走了,该去红长墙看看啦。”
阿Q和日向枣追上锦釉的脚步,左拐右拐一会儿,那朱红的大门赫然出现在面前,只是这门紧闭似乎在告诉游客禁入,连带这附近也是人员稀少。
“我们这是要越墙而过行窃?”阿Q出声发问。
“扯淡,我们是光明正大的进去,别把你老大想的像你一样污浊不堪好不好。”
山下锦釉走上前,手放在金黄大钉上推了半天也只是有一线缝。
“日向过来帮我一把。”
看吧我就知道这家伙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全能,至少在肌肉力量上女子还是天生不如男。日向枣耸耸肩十分自信想到。他走上前,双手也是放在门钉上,一呼气,吐气,就跟锦釉联手打开了这道厚重的大门,那门内的红长墙一如照片上的寂静沉敛,连带着这上空的蓝天都纹丝不动。午间阳光斜斜地照在红砖绿瓦上,但再洋洋洒洒却也不能触及所有地方,那红墙好长又笔直,似是能望到尽头,又像是看不到。
“哎哟,”一声轻呼,山下锦釉突然捂住自己肚子,痛苦的表情写在脸上。“你们先进去参观,我一会跟上你们。”
“对了如果在路上看到一个门牌上写着酉时庙的,进去帮我找掌柜的要我在他那里定制的礼物。——对了,记得不要翻墙或者飞檐走壁哦!”没等他们二人反应时间,她就向远方的厕所溜去。
“走吧。”日向枣和阿Q对视一眼,走进了门后的长墙。
然后,那金钉红漆门在无人注意的时间里,悄然合上……
.
几分钟后,山下锦釉从厕所走出,看着不远处已经合拢的大门,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她扭头沿原路又回到了钦安殿的水井旁边,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把小刀,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食指划开一个口子,鲜红的小血滴从伤口中丝丝渗出,从指尖跌落到地上,融入地面,然后慢慢变成几条细不可视的小细线,向四周散去。再一滴跌落到井中,立刻被漆黑的大口一张包裹消失不见。她伸出手臂,白皙的皮肤上逐渐显现出5笔不同淡蓝色印记,倒像是崎岖凹凸的岩壁两边液体向下流泻飞溅的样子。
.
“嗯,想要发挥主观能动性果然还是要遵守客观规律呢~”锦釉自顾自的总结道。
“不过,”锦釉拿出皮筋将自己的长发随意盘起,从帽子上将黄色的蔷薇取下,别到自己的发丝处,看着附近不断穿越人群靠近自己似有包围之势的黑衣人们,她推推鼻梁上的墨镜继续自语“反正他们一时半会也出不来,我先避避风头好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