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isCrystal

[东方坑中][弓凛中]
[转生恶役求安利] [汪汪汪]
[赤司征十郎本命]
【春】

猛虎与蔷薇⑦(爱丽丝学园相关,非蜜枣)

Chapter Seven

——时光有张不老的脸。

这红长墙越往里走,喧嚣渐渐被甩在后头,对中国文化异常狂热的阿Q被肃穆的氛围深深吸引,大抵此时还在门口激动拍照,心中还挂记着那家店名的日向枣早早就把他抛在身后,他加快步伐,急不可耐地朝里走,自从听了锦釉的话后,心中对酉时这个发音怎么也消散不了,音节在嘴中旖旎盘绕,唇腔对这二字恋恋不忘,似是故人来。

往回头,已不知行走了多远,午后的阳光慢慢消散,不知怎的,四周像是出现了薄翼般地雾,前望看不到终点,后看也找不到起点,日向枣决定还是要往前走,他摸索着向前进,耳边传来忽隐忽现的轻盈的萧音,他循声而去,面前出现了一间不起眼的店铺,那名字却赫然是要找的“酉时庙”,抬脚跨入这间看似不大的小店,循着铺满杂物中清出的小暗道走进,却是别有洞天,场面豁然开阔,四合院的布局让中间留出了一块不小的空地,在这中央,男子身着青白色的汉服,白色靓丽的发丝随风飞,手握玉箫,背对着日向枣忘我演奏。一曲毕了,他转身看向来者,日向枣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时光有张不老的脸。

那都是屁话。

那长者一脸慈祥地看着日向枣,笑眯眯地对他说:

“小朋友,你是找我有事?”

“我……”咽一口唾沫到肚子里,想尽一切办法将脑海里巨大的落差消去,“受朋友之托来此找您取一件物走。”

“嗯……”长者拖长尾音,继续说道“别急,少年我看你骨骼惊奇,定是一个棋艺高手,不如先与我一同下盘棋?”

不等日向枣推脱,他的面前一个黑白棋的棋盘呈现在他的面前,长者施施然坐下,再次邀请面前的人坐下。日向枣无奈叹口气,也坐下开启对弈。长者神情贯注,眼睛像吸盘一样死死地顶着棋子,生怕自己少看了局势走向。而日向枣相对来讲确实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本来他就对这场莫名其妙的笔试毫无兴趣,终归是因为他受人之托来这里取东西,并且,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这里能够获得些什么与自己那个梦境有关的成果,但是这老头明显是个关键人物,如果不顺着他的心意走,怕是赔了芝麻丢了西瓜目的都没法达成。
看着剧情已经在向老头一边倒的情况下,处在战局危机的日向枣看着棋盘上的某一个角落,心里开始纠结了起来。
我是赢他,还是不赢他呢?赢了他不知道老人家会不会耿耿于心,输了会不会让对方看不起?
口嫌体正直的日向枣给出了他的答案。
他执起白子,在固若金汤的黑子围攻中犹如放入一枚原子弹,对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带来了无法控制的广范围的袭击。就像多米诺骨牌一般,黑子的局势以摧枯拉朽之势倒下,这是日向枣奇迹般的胜利。
“哈哈哈哈,小伙子,老夫不得不佩服你啊,下的精彩。”长者开怀大笑,还鼓掌意思一下。
看来老人家还是心胸宽广的。日向枣内心轻轻松口气。
“告诉我是谁让你来取东西吧,我拿给你。”长者扭头开始翻自己的那一堆杂物。
“山下锦釉。”
长者突然停止了翻东西的动作。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长者仰天大笑,脸两边的鬓毛随着笑容愉悦地抖动,一阵狂笑过后,长者用手擦去眼角的泪珠,又恢复了之前仙风道骨的模样,他打开四合院西侧的房门,从里面抬出了一个玉雕。

该如何形容自己的所见所闻呢?

看到这个玉雕鹿的一瞬间,日向枣仿佛透视到了另一个世界,广袤无垠草原,高傲的雄鹿挺胸而立,四条长腿健壮有力,如珊瑚树一般的鹿角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身上光滑的皮毛静静地流淌着彩虹七色,似乎是感受到有人在观察他,他微微侧头,用桀骜不驯的眼神注视着日向枣。

“真美。”日向枣不禁感慨。

“在这附近找个箱子把他套进去吧。”

呼哧呼哧费力将玉雕包装好,抗在肩上准备离开,坐在阶梯上把玩弹珠的长者突然叫住了他。

“少年,你的钱还没交呢。”

“哈?!”

吃惊地回头,见那长者笑呵呵地摸着自己长长的银白胡须,眼睛中闪烁着名为狡诈的光芒,神情与初次见面的山下锦釉如出一辙。

“没有钱你就以身还债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