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isCrystal

[东方坑中][弓凛中]
[转生恶役求安利] [汪汪汪]
[赤司征十郎本命]
【春】

猛虎与蔷薇⑨(爱丽丝学园相关 非蜜枣)

Chpater Nine

——我更愿做庭前一把竹椅,闲看花开花落,独立于尘世。
旭日初升,日向枣就揉着半睁不开的眼睛来到洗脸池旁边,摸索着水龙头的位置,晶莹剔透水从其中倾泻而下,水位在池里越来越高,日向枣还是一脸呆滞地站在镜前,直到那水就快要漫过池子,他才旋转着龙头关掉水,然后猛地把脸一头扎进水里,水面漫出许多咕咚咕咚的气泡。
过了不到半分钟,日向枣就把脸从水中拿出,他看着镜中的自己,滴滴水珠顺着鬓角勾画出棱角分明的脸型,浓密的眉毛下眼眸不似之前的凝滞,通透的双眼流出一股傲气,他拿起手边的毛巾随意擦掉脸上的水珠,换好鞋子,推开房门,开始新的一天。
安静的庭院里,刚踏入院中,日向枣感觉空气变得有些凝结,若是打个不恰当的比方的话,大概是呼出去的水汽也会静止在空中。老头已盘腿坐在庭中的竹椅上,他双手置于双腿上,紧闭双眼,眉头紧锁,全身紧绷,一两个深呼吸,才缓缓睁开双眼,眼中迸发的锐利直逼日向枣,震得日向枣心中一惊,忍不住后退一步,还略带喘息。但老头很快就恢复往日的嬉皮笑脸的样子,他三步变一跳来到日向枣面前,绕着他满意地绕了一圈。
“嗯,不错,看来适应地挺快的嘛。”
刚从那是想早点弄完早点回去。
然而日向枣没有这个胆对老头说。
“那什么时候开始?”
“憋急,我们再来下一场黑白棋。”
一如上次一样,棋盘在他翻手之间就呈现在半空中,经过上次的教训,日向枣可不敢再轻易赢他棋子。
先随便下下好了。他如是想。
不过,现实似乎并不是如此简单。不到几分钟日向枣就有丝丝汗珠浮现在额头上。他看着此刻的棋盘,自己所选的白棋被黑棋围封地密不透风。
“我认输。”最终日向枣举起白旗投降。
老头嘿嘿一笑,把手在棋盘上方一抓,棋盘立刻消失地无影无踪。
“既然认输了,就去竹林再帮我砍多几颗竹子来吧~”
“了解……”日向枣起身拍拍尘土,扭头向自己所熟识的竹林方向走去,刚踏入那竹林,所有的竹叶如约般闻声而动,那藏在竹林里的阳光开始四处游走。
像昨天一样,砍了几颗竹子给长者,长者背着手淡淡地扫了一眼,没有挑三拣四,嗯了一声算是表示通过。
“今天就开始组胎吧,快的话你20天就可以走了。”
Excuse me???20天?!日向枣觉得自己内心一个名为理智的东西正在一点点瓦解。但是面对实力深不可测的长者,他暂时还没那个胆发火。
“工具已经准备好,开始组胎吧。”
日向枣看着桌上碗里的透明液体,再看看昨天被自己劈成均匀4段的竹胎,扭头看着丝毫没有要再理自己的长者,他陷入了沉思。
什么是……组胎?
“那个,请问什么是组胎?”冒着被挨训的危险日向枣举手出声询问。
果不出其然,长者一脸不爽地看向日向枣
“我昨天跟你讲的你都还给我了吗!”
你昨天有跟我讲吗!
“拿来,看好了。”长者走到桌前,把四根竹胎摆好位置,碗一拿,掌中变出一把刷子,涂抹接口,粘结,刷胎表,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丝犹豫。而那翠绿的竹胎在刚才涂刷的过程中颜色逐渐变深,由绿,蓝,到隐隐露出一点淡淡的紫。
“诺,”长者把手中刷子往前一递,放到日向枣的手心,“接下来自己做,不要来打扰我。”说罢他就又拿起他的小刀摆弄日向枣刚砍回来的竹子。
日向枣呆站那有一会儿,接着开始学着长者像模像样的给竹胎涂刷液体。等碗里的液体快见底时,整个竹胎的颜色已经由一开始的
翠绿逐渐变深,整个胎体变成了墨绿色。
哦,看上去还真有几分神奇的样子,不如坚持一下下好了。不过……我为什么长者涂了一下就有一点淡淡的紫色,我却还是墨绿色?
算了,先给他看看今天的成果,有空再去外面找找Quiz这个可怜人。
“喂,老头,碗里的东西用完……了……”日向枣扭头正准备告知长者进度,但是眼里却倒映出迎面而来的利器?!
“呜哇”
在发出很丢人的奇怪声音的情况下,日向枣与尖锐的利器擦着脸颊而过,虽说是没有被利器直接划伤,但因为利器的罡气,脸上出现了一条红印。
这个应该可以算是谋杀嫌疑吧?啊?啊?
“抱歉,手滑了。”
长者手里拿着削竹片的小刀,努力让自己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向日向枣。
“……”
“用完了是吧,嗯那你今天可以去休息了,辛苦了。”
然后长者溜之大吉。

接连下来的好几天,整个四合院里经常出现日向枣抱着竹胎道具四处逃窜的样子,同时还伴随着“抱歉,手滑了。”或是“诶哟,不小心。”这等句子。

日向枣在想,如果有人看到现在自己的脸色的话,那一定是猪肝红。
一开始日向枣真的相信长者是不小心把竹片削的过猛才让利器满天飞,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竹片飞来的次数日积月累,长者的道歉越来越没有诚意,有的时候还懒得道歉,干脆面无表情地把刀和竹子对着日向枣,“刷刷刷”地削起竹片,其用心险恶可见一斑。而且那小小的竹片飞起来有时候快到日向枣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就划到自己身上,速度堪比子弹。被划得伤痕累累的他每次在房间里涂着长者给的特效药常常忍不住在心底骂娘。
下次见到他,绝对要烧了他!
没有泄愤对象的日向枣,怒把身边的椅子一踢,“砰”地用手大力推开房门,衣服一丢,冲到浴室,整个人往浴缸里一坐,大量的水立刻从浴缸中溢出来。
被温暖的水包裹之下,日向枣心中的怒火逐渐消退,他坐在池子中,透过高墙上的小窗向外望,眼里是碧蓝如洗的天空,耳边是竹林里传来的沙沙声,心随着每一次风的摇摆,如波浪般起伏不定的心境慢慢地风平浪静。
日向枣突然想起他前不久曾随口问久居深处的长者一个问题:
“有没有去这个花花世界起翻云覆雨的想法。”
长者只答:
“我更愿独立于尘世,做一把破旧竹椅,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跟那家伙完全不是一个思路的啊……”日向枣如此喃喃自语。
(((*°▽°*)八(*°▽°*)))♪(((*°▽°*)八(*°▽°*)))♪(((*°▽°*)八(*°▽°*)))♪
最近用不了电脑,纯手机打,对话较多,主要还是想快点过掉这个剧情。
-终于!过掉这个剧情了,前面这么多剧情铺垫实际都是为了让队员快速利用bug刷级,好跟上队长一半的进度(๑°3°๑)
下章红长墙事件结束,锦釉女儿要回归剧情了激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