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isCrystal

[东方坑中][弓凛中]
[转生恶役求安利] [汪汪汪]
[赤司征十郎本命]
【春】

猛虎与蔷薇⑩-1(爱丽丝学园相关 非蜜枣)

Chapter Ten Point One(红长墙事件结束)

还是一样的清晨,还是一样的组胎日子,还是一样的抱着弓躲避来自长者的攻击,只是,姿态更加从容,脚像踩着风,麻利地跳开视野开阔的地方,侧身躲藏在不易攻击的角落。
“怎么?只会躲不会同时组胎了?今天的分量涂不完,可没有给你睡觉的时间哦?”
烦死了臭老头!
日向枣左手握弓,右手拿着刷子,尽快将涂料均匀涂刷在弓体表面。经过将近20天的繁琐工序,原本还是深绿参杂着一点蓝紫的表面现已完全被幽深的紫黑色覆盖,周身散发着沉寂而又凝重的气息。四周的光辉像是碰触到什么禁忌,都纷纷避开锋芒。
整把弓形状好似一把弯月,前不久刚刚接上的弦紧绷着,给人一种强有力的冲击感。
抓着弓上下掂量,意外很轻。
“刷——”背后又是一记竹片攻击。
日向枣右脚轻跃,有惊无险地躲开攻击,同时碗中液体又少了一点。
“喂——躲过并且涂刷了弓是挺好的,可是你刚才差点让弓被竹片划到了你知道吗?!?!臭小子那东西可精贵了!”
“你怎么要求这么多啊臭老头!”
“呵,还喊我臭老头?小子你最近又欠打?来我送再你一套竹片大礼包不谢!”
然后又是一阵密集的暴雨竹片。
这一次,不但数量变多,连攻击的时间也相应变长,纵是经验丰富和强壮如日向枣,也躲避得吃力起来。头上大大小小的汗珠已经来不及从脸颊侧面流下,直接顺着额头流入赤瞳中。但是眼中再酸涩胀痛,他也不敢有丝毫松懈。
若是再这么狼狈躲闪,今天的分量一定解决不完,怎么办?
日向枣的内心开始起伏跌宕。
这么多天的训练,真的要以自己毫无还手之力的颓废样结束吗?
我真的……
他看看瓷碗,再看看手中几乎完成的弓,再看了一眼红砖绿瓦上奔跑的长者,心中暗暗下了决心。
每一次液体的涂刷弓体需要两秒浸透的时间,在这之后才能知道有没有成功变色的机会,现在最后一处如果按往常谨慎涂法,预计要涂上两次,但是这期间就一定会被竹片伤到,如果只涂一次……
深呼一口气,脑海里回放的是过去在任务中死里逃生的每一幕,如流水一般滑出思绪的一瞬间,脚下迸射而出。
那就赌一把!
“嗯?”长者挑眉,看着底下速度已经快有虚影的日向枣,将手上的刮刀一紧,数量没有变化,但竹片移动的方向更为诡异。
日向枣却像是见不到身边快要接近的各方攻击,扭头就走,拿起桌面上一把干燥的刷子,往怀里的液体猛得一放,抽出,涂刷在最后一处未完成的弓体身上,不等它变色,怀中的瓷碗连带着最后的液体顺着手的摆动,向着长者划出优美的弧线,紧接着,指尖上腾跃起一条炙热的小火矢,向着飞出的瓷碗冲去。
“绝对,绝对,不可以用能力哦!你要对你的自己的生命的长度负责!”
脑海里突然响起山下锦釉的声音。
空中的火矢忽得消失了。
糟糕!分神了!
刚才飞出的瓷碗此刻被竹片击成了碎片,竹片夹杂着瓷片,迎面而来。
既然如此——
日向枣立刻背过身,将手中的弓抱在怀里,用身体接下了所有攻击,碎片插入皮肤的那一刻让他痛得忍不住咬紧牙冠。
正准备承受下一波的攻击,身后却没了声响,扭头,看见长者面带苦笑,看着自己。
“没想到……你居然在最后选择了这种方式来保护。”
“?不是你自己说这个东西很精贵吗,我也不想让我这么多天的努力打水漂。”
“不……不是那样,”长者摇头,“不,不如说希望那天到来时,你也能用你的臂弯以这样的姿态守护她。”
“?”
长者没有回答日向枣的疑问,只是又重新展开了笑容,指了指藏在日向枣怀中的弓。
“你看,完成了哦。恭喜,你自由了。”

(((*°▽°*)八(*°▽°*)))♪(((*°▽°*)八(*°▽°*)))♪(((*°▽°*)八(*°▽°*)))♪
还没捉虫,明天把剩下一半写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