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isCrystal

[东方坑中][弓凛中]
[转生恶役求安利] [汪汪汪]
[赤司征十郎本命]
【春】

猛虎与蔷薇⑩-2(爱丽丝学园相关 非蜜枣)

日向枣不知道自己此刻是如何从长者身边迈开步伐回到房间,这么多天的艰苦卓绝在刚才的一瞬间就结束了,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飘飘然,没有实感。
自由……这个词究竟有多久没有听到了?
第一次听见……是什么时候呢……?
这样想着的他,再一次倒头躺在红色透明的石枕上,沉沉睡去。
……
“啊,枣和馨女士的爱丽丝石都是红色的呢,可是爱丽丝完全不一样。”
是谁?
自己不停地揉揉眼,好让眼睛里的视野清晰起来,可是眼里的景色依旧模糊不清。
面前的女子微微侧着头,似是面带笑容地看着他
“你是要把这个送给我吗?”
自己的嘴巴开始不自觉的嗡动:
“你可不要错会意了,只是看你很好奇的样子才勉为其难给你一颗。”
“是是,小少爷,”女子咯咯咯地笑出声,声音像是草原上放羊的铃铛一样清脆又明亮。
“那作为回礼,我会为了你的自由好好努力奋斗的。”
“谁,谁要你保护了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的嘶——你这家伙!”
还没有红着脸反驳完,肩膀上传来一阵疼痛,扭头,一个紫黑色的小脑袋爬在自己肩膀上,不,是用牙齿狠狠咬着自己的肩膀。
“阿锦——!!”对面的女子传来训斥声。
“哼,”被唤做阿锦的少女先松开口,接着轻啐一声,然后慢慢悠悠地从日向枣的身上滑了下去。
“啧,真难吃。”
难吃……谁要你啃了?!给我认真地道歉你这家伙!
然而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一个字。
“哼。”
“阿锦啊啊啊,你就不能跟枣好好相处吗。”女子轻轻敲了敲阿锦的头,惹得阿锦一阵哆嗦,然后,阿锦一声不吭地躲到女子的身后,用更加怨念的眼神看着他,还通过口型向他传递:
“下-次-再-这-样-我-就-真-的-咬-死-你-哦-”
干什么?我也是受害者ok?
“是日向枣先偷跑的。”
恶人先告状。
这是日向枣脑中的第一反应。
“偷跑什么的……不要用这么失礼的说法啊!”
女子叹了口气,嘴里似乎嘟囔了几句,然后右手轻轻抵在下颚,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
“嗯……你们两个的关系这么好,等离开以后你们是不是就会寂寞的要死要活了?”
“谁跟他关系好了!!!要也是跟葵葵虐恋情深!”
“你们要走了吗?”
日向枣感觉“自己”的心抽动了一下,然后渐渐有痛觉,以及悲伤的情感涌上心头,他努力调节自己翻涌的情绪,免得让对方看出自己的不舍。但是眼圈还是忍不住红了。
连她们也要抛弃我们了吗?
日向枣听见自己心中在如此说道,心中有一块地方温度变低了许多。
头上的软毛突然被身后的手揉搓了几下,暖意从手里传到心窝处,抬头,才发现是五十岚馨,她用带有安慰兴致的微笑和包含歉意的眼神看着他,令刚有一点想耍小性子的想法的日向枣头一缩,立刻恢复了沉默。
“现在就出发?”五十岚馨这样问道。
“嗯,”女子蹲下身,张开双臂,阿锦呼哧呼哧迈着小步伐扑倒在她的怀里,接着女子直起自己瘦小的身板,把阿锦抱起来,看着五十岚馨的眼睛继续说“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搜查我们那边,我们回去收拾收拾也差不多要躲起来了。”
“是吗……看来我们这边也要马上离开了。”
五十岚馨靠在墙上,从二楼窗口低头俯视街道另一头正在挨家挨户敲门的黑衣人们。
“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十分感谢这段时间能够收留我们姐妹,请替我向葵和叔叔告别。”女子微微低头示意,然后扭头准备出去房间前,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已经握上门把的手又松开,往裤口袋里掏了个什么圆乎乎的东西出来,走到日向枣身前,打开他的手,将自己手里的东西放到他的手心。
她……还是不肯收下我的爱丽丝石吗?
日向枣的心情又低落了不少。
“再见了枣,你是我见过最能隐忍的孩子。今后你作为哥哥,一定要在妹妹有危机的时候好好保护她哦,这几天的相处我很愉快,希望也有起到帮你解压松松绑的作用。”
一直……一直……都是这样。
说什么成熟,说什么隐忍,明明表现得比我还要沉稳,明明比我还要还要坚强。
日向枣摊开手,并不是意料中的爱丽丝石,不过是一颗普通的金平糖。
等他追出房门,发现两人皆已没了踪影。
“清……”
在梦醒之时,自己的唇腔发出了这个音,久久回响在自己的脑海里。
起身,发现那透亮的石枕上已留下了几滴晶莹的泪珠,闪闪发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