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isCrystal

[东方坑中][弓凛中]
[转生恶役求安利] [汪汪汪]
[赤司征十郎本命]
【春】

Time After(爱丽丝学园,非蜜枣相关)

Chapter One
日本,东京
10:30am

早晨似乎是被一连串的电话声震醒,犹记得十几分钟前迷迷糊糊将电话接起,电话那头就传来蜜柑兴奋的大叫声,大致内容大概就是说"澳大利亚这边好好玩,枣也快过来吧!"之类的云云,少见地敷衍了事应付完蜜柑后,"啪嗒"一声把电话挂掉,重新窝回被窝里继续睡觉。

刚把眼睛重新闭上,叮叮当当的短信声又回荡在静谧的房间中,起初忍声吞气装作没听到继续装睡,可谁又能忍受那接连不断几乎是持续了整整十分钟的杂音呢?

一脸阴霾重新从床上坐起来,拿过手机,将手机调整为飞行模式,扰人的短信铃声终于停止,再打开短信箱,一条一条查看信息。

"枣早上好!起床了吗?"

"枣我已经到了小萤家里了!"

"枣你知道吗小萤家里好大啊!"

"枣小莹家居然有个后花园好棒!"

"枣……"

"……"

连续几条翻下去大部分都是蜜柑的,不过有几条倒是让他饶有兴趣地看下去。

"枣:

听说小萤在澳大利亚买了套房,前段时间接受到她的邀请,现在已经买好机票正准备登机去,你呢?去那里旅游散散心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流架上。"

"日向枣,蜜柑那个笨蛋叫你来这边玩,爱来不来。
今井萤上"

看完所有新短信后,打开批量删除选择,把蜜柑刚发的短信全部打勾,大拇指停留在"确认"上方,僵持许久,最终还是按下退出键,锁住屏幕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起身穿上拖鞋走向洗漱间。

"一共是1170円,谢谢惠顾。"

从钱包里拿出几张钞票递给司机,拉开车门,走到车尾箱,打开拿出行李,行李很简单,寥寥一个普通的万向轮拉杆箱罢了。

此时的东京正值夏日最炎热的月份,刚从充满冷气的车内爬出来,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拖着行李箱快速走进候机楼后,那凉气才又重新回归到身上。

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来,现在离行李托运时间还很久,国际候机大厅充满了形形色色的人,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含在嘴里,拿出手机戴上耳机,边听歌边看着忙碌的大厅,身边,背着大包或是拖着小型行李箱的乘客从他身边擦身而过。

东京羽田航空港位于东京市大田区东南端,多摩川河口的左岸,扭头,放眼望去窗外可以看到海洋,海面上波光粼粼,一群海鸥们高叫着一路排成“人”字形在空中盘旋,远处,白云随着风向远方飘去。

世界再大再匆忙,
我们的世界不会改变。
沧桑的时光不会将人抛弃,
时间之后的我们依然有着自己的天地。

这是日向枣耳机里正放着的歌曲中的歌词,虽然歌词排序有些怪异,但耳机里女歌手慵懒,又带着温柔的嗓音环绕着自己的耳膜,仔细听来又像是在诉说一个故事。

看着玻璃反射出自己的容貌,深紫色的头发,血红色的眸子,岁月悠悠,几个一年过去了,日向枣依旧是过去的那个日向枣,只是时过境迁,他长大了,成熟了,当然,也物是人非。过去的好友都各奔东西,只剩下自己仍然留在东京生活,现在还在联系的人也就只有那几个亲密好友了。

叮——

叮——

叮——

是我的错觉?日向枣起身四处张望,他好像听到了铃声,那种感觉有些像是神庙中的祈福用的风铃碰击放出的声音,可是四周并没有这种东西。

大概真的是我的错觉吧。日向枣如此对自己自我催眠,收敛心思正准备继续听歌,一个身影占据他全部的视线。

白发白眸?

Chapter Two
“喂我回来了。”
“什么嘛臭小子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你的母亲大人讲话。”
一个拳头敲了一下自己脑门,力道很轻。
把鞋子脱掉在五十岚馨的一路唠唠叨叨的教育声下走进客厅,整个人窝进柔软的沙发,随手拿起放在沙发上的一本书,翻了几页。
“老妈你多大了还看这种书。时间之后的世界?这种事情穿越时空的能力就能做到吧。”
“说什么呢那个世界可不是你想的那样,就好像世界整体时间比我们的慢一秒或是更多。话说你小子现在是该看幻想类的书的年纪吧。”
“我不需要。”
“……”

“啊你终于醒了。”
挣扎着勉强张开眼皮,待模糊的视野消失后,一个留着轻微波浪卷的长发少女正将茶杯放在床头柜,窗帘缝隙中无意偷溜进来的阳光将白色的发丝照得格外亮眼,见到日向枣醒后白色的瞳孔里闪烁着惊喜。
日积月累的职业习惯立刻产生强烈的警惕性,皱眉,眼睛瞪着眼前望着他的少女。
“你是谁,还有这是哪里。”
“这里是东京,至于我是谁嘛……”少女扭头四处张望,看到某处时眼睛瞬间发亮,踢踏着拖鞋把放在角落里的小板凳提起,蹬蹬蹬地快步走回床边,放下,脚踩上去,双手叉腰,一副“我要居高临下”的表情大笑道:
“哈,要问本尊是谁?我乃……”
“啪”一个弹指弹到少女的额头上,少女气场瞬间萎缩,嘴撅了半天才吐出几个字。
“三宅耀。”
日向枣愣住了。他突然想起了故乡,想起了故人,想起了关于她的故事。

“你难道就没有想要珍惜的东西吗。”
山顶上的视野很广阔,不远处,高耸的大楼正在被熊熊燃烧的大火吞噬着,黑色的烟雾冲向天空,日向枣坐在草地上扭头询问身旁正躺在草地上嘴里叼着狗尾巴草的少女。
“有啊,曾经是有罢了。”
“曾经?”
“是啊。”少女坐起身,抬头望向天空,今天的月亮被云层遮挡住,因为没有了月光,所以可以看见许多星星在高空。
“我曾经有一个妹妹。”
“结果她后面死了?”
“掌嘴十下。”少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尔后又重新躺回草地上,侧过身,不语。
“如果你不想告诉我也没有关系。”
“她没有死,只不过是在时间之后的世界罢了。说了你也不懂。”
“真是的,你们女人真是麻烦,活着就活着嘛,干嘛都说在那个奇怪的时间之后的世界啊。”
“看吧我都说你不会懂。”
“谁告诉你的。”日向枣站起身,低头斜瞥了动作已经变成“大”字形躺在草地上的少女一眼“说吧,她叫什么名字。”
少女平淡的眼神中突然闪过一道光,像是如释重负一般,嘴角轻轻勾起了一抹很浅很淡的笑容。
“她啊,叫做三宅耀,是我的光呢。”
……

“你是不是有个姐姐。”
“哈?”三宅耀被这突然蹦出的一句话呆住了,好半天才恢复过来,眼神回避日向枣犹如红外线扫射一般的审视,心虚地拿出食指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跟日向枣玩打哈哈半天,最后还是招供了。
“好好我说,说真的,我也记不太清以前的事情了,我很小的时候被奶奶捡回来,那时候记忆很混乱,最后一直混乱到现在,干脆就忘掉了。姐姐什么的真的记不清了。”
“是吗……”日向枣的眼神暗下来,三宅耀歪了歪脑袋,不思其所以然,于是走上前拍了拍日向枣的肩膀。
“安心啦,人嘛,最重要的是开开心心地活着,就算我真的有一个姐姐,即使相隔甚远,想必她最希望的就是我这个妹妹开开心心活着不是吗。啊门铃响了稍等我去开下门。”
日向枣感觉自己的脑子好像浆糊一般,每次想到什么都一闪而过,思绪混乱地走到客厅,门口站着一个男子,见到他后眼里闪过一瞬间的警惕,侧过头询问旁边的三宅耀着什么,三宅耀摇摇头,走进客厅来,对他解释说同学聚会要出去抱歉之类的话后,跟着男子出门了,过了一会,透过三宅耀家巨大的落地窗的后面,日向枣看见三宅耀和那个男子远去的背景,女子笑颜如花,男子淡雅如风。
也好,日向枣拿出口袋里的手机,写了一条短信,存进草稿箱。
“光芒依旧在闪耀,一切安好。”

呐,你相信吗,时间之后有一个世界。
END

完结感言。
【请与《猛虎与蔷薇》一同食用更加】
初中时期上古产物。
其实是打算写成长篇的。cp本来是三宅耀×日向枣#(笑尿) 然而,当时的主编跟我讲要3000内完结#(笑尿) 于是,姐姐这个角色就诞生了,还充满了浓浓的大坑的味道#(委屈) 所以与系列是为了填这个大坑的产物,然后我就为了能把这个产物完结开始做挖坑势力了【蹲】
我主题是选择是来源七宗罪,猛虎是傲慢,飞蛾是色欲,樱花是暴怒?你们可以猜猜我下一篇是什么主题2333
这个是故事起始点,所以主题是归类在终止点的故事上诶嘿(ಡ艸ಡ)噗
以上。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