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isCrystal

[东方坑中][弓凛中]
[转生恶役求安利] [汪汪汪]
[赤司征十郎本命]
【春】

飞蛾与火(爱丽丝学园相关,非蜜枣)

  ——哥3:5你们要致死属于地上的肢体,致死淫乱、不洁、邪情、恶欲和无异于偶像崇拜的贪婪。
  ——她说,人类永远是趋光性生物,即使结局注定,但只要能接近着名为火的存在,也堇茶如饴。
      她的笑容很纯粹,像水晶一样透明,一样闪闪发光:
     “但求一日,甘之如饴。”
 
  一周前,蜜柑死于一场车祸,一周后,她在一个阴风细雨的日子前来。
  我抬头看向天,天空被携带了很久郁气的乌云严严实实地包裹了起来,厚重的乌云仿佛都要压到树梢上,我推开教室关闭已久的大窗,外面没有一丝响声,没有一阵风气,把手伸出去,却有轻柔细雨。过了很久,天也迟迟不肯大雨倾盆,我心底没来由产生一股令人不适的违和感。
  “嘎吱——”自早上起就没有再打开过的班门被推开了,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那个人出现了。早秋的季节里她穿着黑黑的毛毡斗篷,脸大半隐藏在酒红色的宽檐帽中,身后跟着她的副班主任看起来不知所措,但却没能停止她前进的步伐,踩着厚跟鞋的她,每一步都在透亮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当我默默看着她路过我身边时,发现她娇嫩的嘴唇上也涂上了与帽色一样的口红。她似乎感觉到我的视线,停顿了步奏,歪头,嘴角微翘。
  简直就像魔女的笑容。我没来由地一阵寒颤。
  意料之外,她没有向我走来,而是继续向班级后方走去,走到那个正盖着漫画书睡觉的黑猫旁边,轻轻地移开他脸上的书,在他还在睡眼朦胧的时刻摘下她的帽子,那些落出乌黑的发丝像是妖精划出的曲线,妖娆而又灵动。她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然而让我们所有的震惊的不是她躲帽下的明眸皓齿,也不是酷似蜜柑颜色的眼睛,更不是她眼中与蜜柑一样,亮晶晶,充满活力,充满好奇,和充满对黑猫执念的眼神,而是在她轻启朱唇下所说的话:
  “枣,请你来狠狠欺负我,尽情蹂躏,用坏我的身体吧!”
  那一刻,我看到怒气还未发的黑猫日向枣,整个人都傻了。
  “哈?”
  “所 以 说 ,请用各种手段欺负我,让你开心吧!我虔诚地期待你用你那帅气的,冷漠邪气的脸,对我训斥,对我侮辱,让我享受欲罢不能......不,是让我将每一句永远,永远,永远铭记于心。”
  那一刻,不但是日向枣本人呆滞在原地,我自身都感觉被厚厚的石膏覆盖,听她说出不洁的话语和看她清纯的脸庞形成强烈的反差,浓浓的违和感再一次向我袭来。
从那以后,围绕着日向枣生活就成了她的必修日常。
有人曾质问她,你究竟爱日向枣多少?
她先是笑而不答,而后用舌头慢慢地舔了舔她的朱唇,说,
“爱他到可以为他去死。”
她高调的出场和高调的告白也不是没有招来女生们的嫉妒和排挤,但她似乎从不在意这些细节,就算是正田堇带着人将她堵在墙角,她也只是漠不关心地卷着她的秀发,随口一说:
  “我说,喜欢是我自己的事情,请你们今后不要再打扰我好了吗?”
  话音刚落,气氛像时针被强行逆时针旋转了一样,又是一股浓浓的违和感铺面而来。但从那时起,再也没有人因为日向枣的事情为难她了。
  那天之后的第二天清晨,我久违地推开了日向枣的房门,开阔的那一刹那的景色,大概是我这辈子都没用办法想象的。
  我呆愣愣地看着她全身赤裸睡在日向枣的身边,一条洁白的大腿压在他的腿上。她披着一张单薄的被单背对着我,她的皮肤有着玛瑙般的光泽,光滑的曲线像极了从前看到的舞伶的优美身段。朝阳中刚睡醒的她面若红酒,用迷蒙但充满爱意的眼神深深注视着似乎快要醒来的日向枣。她慢慢地直起身,似乎是没有看到我的存在,尔后又缓缓地爬到日向枣的正上方,用双手臂支在床上,背上用来遮挡的被单已经滑到了腰侧,胸前露出大片春光。
  日向枣睁开眼的那一刻,她露出了至今为止我见到的最为诱惑,但又最为纯真的笑容,那一刻,仿佛从她身上又看到一丝蜜柑的影子。
“早安,枣!”她这样笑着说道。
日向枣好像已经熟悉了她这样的习惯,冰冷的眼神看着她,只说了一个字。
  “滚。”
  她满怀希冀的眼睛随着时间的推移,瞳仁中的颜色逐渐加深、沉淀,从透明到浑沌、从欢快到失落。她默默地穿好简单的衣服,下床,迈着沉重无力的步伐走到门口,等她经过我身边时,眼里已是一片无望的黑暗,沉浮着无可奈何的黯然和悲哀。
  那一天,不知道是谁散发出她在日向枣的宿舍的消息,“婊子”“淫荡”“不洁”等等字眼充斥在她的耳边。
  晚上,我在树林中偶然遇到了正在跟谁谈话的派尔索纳,我小心翼翼地在远处躲起来,接着缝隙,我看见她站在派尔索纳的对面。
派尔索纳用着他一贯的方式邀请她加入危险系,她摇摇头。
“我说了,我不去。”
又是一次浓浓的违和感向我袭来。紧接着,派尔索纳居然异常地没有做出任何危险的攻击或是讲一些威胁的话语,只是反常地点点头,离开。我心里似乎有了一些头绪,但又抓不住答案的尾巴。
  “那只是因为我的爱丽丝罢了。”
她拍拍身边的草地,示意我跟她一起坐下。我战战兢兢地靠近她,在离她还有1米的距离就蹲下,怀里紧紧抱着我的小兔子。她见我这一副小绵羊见大灰狼的局促样子,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是来自意外笑点的笑容,我觉得她的这个样子才是她的本色。
“知道神7天创世的故事吗?”
  我愣了一下,稍微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我不是很清楚。她了然,简单地轻咳一声,继续讲了下去。
  “起初神创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于是神说,要有光,然后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从此就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啊后面的故事我想起来了,后来神又花了5天的时间依次创造了空气,天,地,海,花果草木,太阳,月亮,以及生物和人。
  “对。我的爱丽丝,像是上帝第七日离开时忘带的神力一样,我获得了能让我随心所欲的言灵爱丽丝。”
  “听起来很棒不是吗?有了这个爱丽丝以后,我们连在生日蛋糕前许的愿望都能实现。我们从小时候开始就希望父母能听我们的话,给我们买洋娃娃,给我们买漂亮的裙子,给我们买所有你没有而别的小朋友却有的东西。长大后,等我们上了中学,我们又希望能够交一个忠心的朋友,对我们的话能理解,包容,对我们的懒惰和任性给予无限量的忍耐和帮助;我们还希望自己能遇上一个开明时髦大度的老师,既能默许我们的逃课,又能在我们失意时候能主动帮助你;我们更希望父母和同学理解喜欢享受孤独宁静带给我们的快感,能够给我们一个安静的私人空间;长大工作后,我们又希望男朋友或者老公能对你言听计从,小组成员能不对你的计划莫名其妙指手画脚,上司能将你所有的计划都能采纳……”
  “但是,”她一口气讲了那么多,脸色并没有憋得红润,反倒是苍白了起来,“对我来讲,这个爱丽丝就是一个潘多拉魔盒。”
  “童话故事里的完美结局是不存在的。”
  她歪头看了看我怀中的兔子,那兔子与她的视线接触的一霎那,立刻夹紧耳朵,躲在我怀中瑟瑟发抖。
  “我说,我很想要你的兔子呢?”
受到了外界不可抗拒的力量,在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间里,我亲手将怀中的兔子交给她。她微笑着接过它,放在自己腿上轻轻抚摸着。
  “看吧,一切的如愿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牺牲上。”
  整一个晚上,她一直在不停地跟我说话,期间有过剧烈的咳嗽,有过细微的颤抖,我不断地听,她不断地讲。她像是在汪洋中找到了我这根浮木,在自己生机渺茫的情况下将浮木当做录音机,恨不得将全部事情倾诉给我听。
  她说自己来自风俗街,她是由身为花魁的母亲抚养长大,第一次使用这个爱丽丝时,是将她用作保护母女二人的武器,只是母亲和她只是将爱丽丝作为秘密武器,从那之后再也没有用过,直到她们救下了佐仓蜜柑。
  “那个孩子真的很温柔,告诉了我很多外面有趣的世界,还有日向君”她突然啜泣起来,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她的脸上停不住地滑落,她一边胡乱擦拭眼泪,一边哽咽着继续说道“那时的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说,要是日向君也能喜欢上我就好了。’这样的我……”
  她又开始剧烈的咳嗽,说话也变得语无伦次,此刻我的心早已沉到谷底,代价很明确,蜜柑的死,只是她最终的愿望也并没有实现。这样的她我完全不知该如何安慰,明早的日向枣我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知道了这么多秘密的我,感觉像是成为了她的共犯。
  “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睡吧。”过了好久好久的时间,她终于平复了心情,起身拍拍衣上的尘土,眼泪一擦,又变回了那个优雅且极具魅惑力的她。
  “我说,晚安,再见了。”
  她将最后三个字的音咬的很重,我很想扭头再看她一眼,但我做不到,只能径直往我的宿舍的方向走,从她所在的地方渐行渐远。
  我忽然有些想哭,但又不知道从何哭起。
  第二天早上我回到班上,正田堇立刻冲上来死死地抓住我的衣领跟我讲述昨晚的大新闻。
  在听说了枣执行任务所在的油罐厂爆炸,枣受伤等字眼后,我不顾一切地奔到爱丽丝的医院,还在打点滴的枣已经苏醒,沉默地望着窗外。
  还好,只是轻伤。我松了一口气。
  “你知道吗,流架,我昨晚好像做了一个梦。”枣他眼神有些涣散,没有任何目标地注视着外面的樱花树“梦里有个孩子在火光中一直紧紧地抱着我,她用轻轻的声音对我说了四句话。”
  “我爱你,日向枣。”
  “我爱你,所以我说你要长命百岁。”
  “我爱你,所以我说你要忘记我,好好活下去。”
  “我爱你,所以我说,再见了,我如此爱的你。”
  “她……是谁呢?流架。”
  我突然苦笑起来。是呢,她,是谁呢?
多年后我对她的记忆早已残缺不全,但我仍能回忆曾经对她的初次惊艳。
在开满蒲公英和茉莉的山坡上,我曾借着高大的树木和斑驳的树影躲起来偷偷观察她,山上的她不知道在跟谁聊天,脱去了层层粉脂的她侧光而站,露出了姣好的面容,平时沉敛的眼里此刻飞扬着青春的活力。
  她说,人类永远是趋光性生物,即使结局注定,但只要能接近着名为火的存在,也堇茶如饴。
不知道对方对她说了什么,她咯咯笑出声,笑声像山上飘摇的蒲公英,轻柔且轻盈。她的笑容很纯粹,像水晶一样透明,一样闪闪发光:
     “但求一日,甘之如饴。”
   END

完结感言
  《她说》这个故事完结了,因为是与系列之一,所以将名字改成《飞蛾与火》,其实也不影响对文章的理解。“她”在故事里就是飞蛾,日向枣就是火,飞蛾的确是离火最近的存在,但是正因为过于迷恋火,过于迷恋光,最终也是落得飞蛾扑火的下场。但是这种本能的靠近对她来讲,必定是甘之如饴。
  我之所以将这个故事定义为色欲的主题,还真不是以开高铁为主要目的,我还是个纯洁的宝宝(づ ̄ ³ ̄)づ(说着又打开了Super lover的本子,第二季的摸已经不能满足我了)在圣经哥林多前书里我找到一句关于色欲的解释:“恶欲和无异于偶像崇拜的贪婪。”这个在题记里有提到。在设定里她对日向枣的爱就是偶像崇拜的贪婪。
  这篇文章熟悉我文风的人可能会发现,首先,我完结了!其次,我高产了!然后,我从环境流变成剧情流了!有没有觉得我很帅很帅!
  这次是剧情流的试水,希望大家多多包含我的不足,【及时向我提出剧情可改进的地方】
  这次的大修版【我加了两个片段你们发现了吗】
  另外,我在这个文章里还有另一层寓意(思想主题),不知道有没有萌妹能看出来呢?
  不知道为什么各位妹子猜不出另一层含义(蹲)提示一下吧。在她解释言灵爱丽丝那段。
  正文3842字。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