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isCrystal

[东方坑中][弓凛中]
[转生恶役求安利] [汪汪汪]
[赤司征十郎本命]
【春】

纪非念(小暗恋随笔)

Zero Day
“你说如果某一天我们两个擦身而过却没有想起对方,你会怎么办。”
白雪皑皑,银装素裹的松树林静谧无声,女生无意识地用着脚尖在被白雪覆盖的大地上画出一个又一个爱心。
“大概会哭出来的吧……”纪非念抬起头,说话之中呼出的热气在外飘散没多久,就慢慢消失在空中。

One Day
“根据这个月的季度营业额来看,就我个人认为,本次市场的走向……”
“嘿Fiona外面有人找你!”一阵敲门声响起,门被推开后同事小南把脑袋探进来,朝她摇了摇手。
“OK,稍等我一下。”纪非念快速把桌子上的资料整理好,对还在会议桌上一个个年轻的面孔点点头示意,“之后的会议内容我之前给你们的资料里有写,有什么疑问可以明天上班时来我的办公室询问。”

跟着小南走出会议室,小南半开玩笑地打趣道:
“真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懊恼跟了你这种不负责的上司。”
“那是他们的事情,能进这个公司的人应该都要有这种觉悟和自我应急的能力。”纪非念顿了顿,“那么这次是谁来找我?”
“嘿嘿据她本人说是你的熟人呢。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厅等你,我还有事,你自己去吧。”

Two Day
“呵呵呵呵抱歉啊我又跟你上了同一个高中。”
“呵呵呵呵呵抱歉啊我老爸偷偷改了我志愿。”
“果然我们还是继续装作不认识的好。”
“好主意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纪非念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眼前跟她一样没有什么好神情的男生,在与对方达成共识后,便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似得朝着对方离开的相反方向离去。
“嘿你们俩小口刚开学第一天就打情骂俏是想亮瞎我们这些单身人士的狗眼吗。”
纪非念脚下一个趔趄,抬头就看见坐在讲台附近的一个女生正朝他们这边看来,厚厚的刘海下的黑色平光眼镜的后面是一双充满狭促的双眼。以前同为一个初中的同班同学听到安素然的话后也跟着附和起哄。
安素然你拿什么来还我纯洁的高中生活!

Three Day
走到咖啡厅附近,看着坐在靠近落地窗附近座位上的人时,纪非念立刻就反应过来了。而座位上的女子看到来人后挑了挑眉,说:
“纪非念你个死中二居然来得那么慢该当何罪?”
“安素然你个不要脸的还敢来找本宫?”纪非念一边毫不客气地回敬对方,一边拉开安素然对面的椅子坐下。
“哼没想到过了那么久你居然还是那么中二。”安素然抬手,示意服务生再拿一杯咖啡。
“我已经不是那个过去的我了。”纪非念叹了口气,嘴角的笑容有些苦涩。
好不容易活跃好的气氛霎时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境地。
“真是的本来想跟你拉拉家常再来跟你讲正事,看了我又做错事情了啊。”安素然摊手以示无奈,“那从哪里开始说好呢……”
“去掉开头去掉结尾讲重点。”
“喂喂你要不要这么无情好歹我是把班给翘了来找你的这种时候不应该很激动很感激我的吗。”安素然撇嘴,“算了那我就单刀直入,今天晚上的高中同学聚会你去不去。”
对面正在搅动热腾腾的咖啡的勺子突然停了下来。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是,有的时候至少也不要逃避啊。”
纪非念没有回答,陷入了沉默。

Four Day
随着下课铃响起,之前还在课堂上装乖乖好学生一群人立刻放下手上还在写的笔记本,“轰”地一声全体站起,然后,争先恐后朝着远在隔壁楼的饭堂冲去。
纪非念稍微整理了一下手上的课本,把书放进抽屉,再将抽屉里早就准备好的袋子拿出,起身,向课室后门走去。
眼看着就要踏出教室了,可惜老天偏偏不随她愿,一支手臂半勾住她的脖子,望着还有几步之遥的教室门,纪非念用充满哀怨的眼神不满地看向她身后的人。
“嘿嘿……”安素然贼兮兮地笑着,“说吧昨天你男友生日你咋没有去。”
纪非念愣了一下,似乎是记得昨天是他的生日,但是……
“昨天都有谁去了。”
“让我来想想,你男友身边那一群狐朋狗友,还有几个隔壁班的女生,听说昨天也是四班余潇瑜的生日,所以你家那个就干脆决定一起在他家办了。”
用办了这个词你也不怕被旁人听到后产生歧义……纪非念无语地望了安素然得意洋洋的样子,抿了抿下嘴唇,拍掉还在她肩膀上的手,重新迈出脚步走出教室门,在安素然不解的眼神下人影消失在拐角处。
“我不知道,另外,他不是我男友,我只是……”
一个替身罢了。

Five Day
一辆绿色的的士在酒店门前停下,侍者走上前拉开后座的车门,伸出手,搀扶着踩着高跟鞋和一身OL风格衣服的纪非念走下车,站在酒店门口的纪非念侧头看着酒店旁几个烫金的大字后,对前来询问房间号的迎宾小姐报了几个数字,然后在迎宾小姐的指引下来到了一扇被精心雕刻的檀木大门面前。
“叫牌。”
“飞机。”
“王炸!哈哈哈我赢了快快把你们的财富悉数交上来吧庶民!”
进入房间之后,就看见一群大人围坐在饭桌旁边的茶几旁,刚才笑的最大声的一听就知道是安素然,此时她正沉浸在胜利之中乐得不可开支,而之前跟她一起玩得那三个男子哭笑不得地将自己手中的钞票交给安素然。
安素然笑眯眯地将钱悉数收下后小心翼翼地放回自己的钱包里,然后抬头看见刚入门的安素然把自己的包放到沙发上。
“且慢!你看我说了纪非念会来的之前说好的每人10元呢!”
安素然你敢不敢再敛财一点!
……
酒过三巡后,一群小年轻的脸上多多少少都有些红晕,之前重聚后的拘谨也渐渐放开来,大家一边敬酒一边聊着以前的年少时的趣事。
安素然显然有些喝多了,她一边不断地喝着杯中的红酒,一边跟别人得意地细数以前她所知道的各类八卦事件,高兴得脸颊涨红。
“非念。”
正躲在一个角落里安静吃东西的纪非念抬起头,来者她认识,在多年前她曾是数学科代表,而她的搭档,便是眼前这个人。
“江哲,好久不见。”
江哲笑了笑,拿起桌上的醒酒器往自己的杯中倒了些红酒,晃晃手中的红酒杯,与纪非念碰杯。
“看来今天杨席年似乎并没有来,大家的好戏少了一场真是可惜。”
“这说的好像杨席年没来我就不能来似的。”纪非念抿嘴轻笑,也晃了晃杯中的红酒,艳红的红酒在灯光的照耀下变得晶莹透明,一饮而下,酒顺着喉咙进入胃,原本预料中的苦涩和辛辣并没有出现。
“毕业了,自然就要分手了。”

Six Day
随着广播里僵硬的女声说出“考试结束”这几个字后一群没日没夜复习的高考生的激动地把手中的试卷交给监考老师,再以迅雷不及耳势的速度冲向教室外,各自将手中的试卷纷纷抛向走廊外,在一片白色“雨”中,整个学校充满了兴奋的欢呼声。
纪非念慢慢吞吞把手中的问卷放入书包,再慢吞吞地走出教室门,果不其然,有人在等她。
“走吧。”
一路沉默地跟着眼前的男子走出校门,看着他的背影,纪非念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松开,握紧,松开,握紧,在即将走到平时告别的十字路口时,纪非念咽了咽口水,说出了那个已经许久都没有叫过的名字。
“杨席年。”
“又怎么了。”
“你已经满足了吧。”
刚才还在前面走的男子停了下来,他扭过头,用满是疑惑的眼神看向一直紧握着拳头不安地站在那里的纪非念。
“什么意思。”
“我说,够了吧。”纪非念深呼吸了一大口气,抬头望向眼前杨席年的眼睛,“我知道杨伯伯不允许你早恋所以你为了掩人耳目拿我当了挡箭牌,好,我能忍,可是现在已经毕业了,你可以放过我了吧,你跟余潇瑜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
“……”回答她的是一阵沉默。
纪非念努力使自己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笑了笑,她走上前,拍了拍杨席年的肩膀,然后走向右边那条属于自己的归家之路。
“好,我不会跟你报考同一间学校的。”远方似乎传来一声轻叹,纪非念没有扭头,也没有说任何话,她抬起手臂在空中挥了挥手,继续朝着夕阳落山的方向走去。

Seven Day
纪非念很郁闷,纪非念很倒霉,纪非念很后悔,早知道就应该先撤退地这样我就不会被安排到要送这个酒鬼回家了!!!纪非念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睡得不醒人事同时还在喃喃呓语的安素然,无奈之下只好半拖着她往安素然家的方向走。
拿出之前准备好的钥匙,打开防盗门,把她放进房间后,纪非念又重新把门锁上,下楼,打开楼底的玻璃门,刚准备扭头离开这个小区,肩膀突然被人撞了一下,与此同时耳边传来一声抱歉。待回过头的时候,发现刚才撞她的男子已经离她好几步远了。
“爸爸,快点我要回家。”远处传来一声软软糯糯的童音,好奇之下纪非念特意多看了那个方向一眼,发现刚才那个男子正抱起一个小女孩,然后和孩子的母亲朝与她相反的方向离去。
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身影,纪非念也重新踏出步子向小区门口走去。

似乎有那么一点熟悉。

Eight Day
几经波折回到家中的纪非念进入卧室,坐到书桌前,及其熟练地拉开左手边最上面的一个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里面有几张被卷起的纸条和一些小装饰物放在里面。在许多年前,那个名叫杨席年的少年还是个初中生的时候,在她生日之际按照她的要求亲手制作了一个许愿瓶,而她手上的这个玻璃瓶,就是那个人为她亲手制作的。
纪非念将手中的玻璃瓶打开,把里面的小纸条全部倒出来,然后挑选了其中一张摊开,纸上被刚劲有力的“生日快乐”这几个字样所填满,纪非念把这张纸重新卷起来,突然想起不久前遇到的那个男子,嘴角轻轻勾了勾,随手拿起另一张纸条张开,写下了三个字。

Nine Day
纪非念。

纪念非想念。

END

后记
关于纪非念和杨席年的故事结束了,但是他们各自的故事并没有结束,对于纪非念来说,与其说她是暗恋了杨席年多年未果,倒不如说那只是小小的喜欢罢了。对于杨席年,大概他心中曾经也有一块属于纪非念的地方,只是小小的喜欢终究比不过大大的爱。
良辰美景奈何天,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尽管杨席年可能并不是纪非念的白马王子,但每个人都有各自找到幸福的方式,他们都会幸福,你们也一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