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isCrystal

[东方坑中][弓凛中]
[转生恶役求安利] [汪汪汪]
[赤司征十郎本命]
【春】

猛虎与蔷薇•番外(爱丽丝学园相关,非蜜枣)

Chapter7.5
“阿清许了一个什么样的愿望呢?”
“我啊……希望锦釉和这家人都能够远离痛苦的折磨呢。”井上清松开握着锦釉的手,走到还在地上撒娇赌气的日向枣面前,像变魔术一样将手里的糖塞到瞬间他的嘴里。
“内心苦的话吃糖是最甜的哦。”
之前严肃认真的眼中此刻充满睿智与温柔。


“阿锦原来你在这里。”井上清拉开窗帘的一角,发现了正蹲在角落里小小的山下锦釉,她柔柔地笑着,伸手摸摸锦釉软绵绵的黑发,像风铃般轻灵的声音传入锦釉的耳里:
 
“我知道啦,我带你去看天朝的春节。”

锦釉听到后从地板上一跃跳起,眼中重新闪烁着如星辰般亮眼的色彩,准备欢呼的嘴巴张了又合上,感觉到自己的失态的她慌张失措地跑到窗帘背后又躲起来,但过了一会还是忍不住探出一个小脑袋,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表达自己对此次旅行的期待。
 
“过来吧,我们出发!”阿清一把抱起锦釉,一个呼吸的时间,房间中的二人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空旷的房中风扇在缓缓地转动,窗外的风把轻纱吹起,像只被锁住的蝴蝶在空中婀娜飞舞。
 
  》
日本•东京
午后的阳光懒散地蹲守在原宿的居民街上,昏昏欲睡的乌鸦歪着头靠在电线杆上打着瞌睡,不过随着一声巨响将他们从睡梦中惊醒,然后吓得慌里慌张飞起四处逃散。
 
“这下头疼了——”阿清抱着锦釉,看着街道上似曾相识的风景,心中大致也知道来到哪里,窝在她怀里的小小锦釉不解的看着井上清。
“阿清,这里……不是天朝吗?”
“抱歉抱歉锦釉,我没操控好能力,时空滑行到日本了。”阿清双手合十,面带愧意的向锦釉道歉,锦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她慢悠悠地从锦釉的怀里爬出来,指了指前面的路。
  阿清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她起身牵起锦釉软软的小手,和她一起漫步在小道上。锦釉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风景,这里的建筑物没有欧洲建筑那样繁华,简单的青泥木瓦就构成了一个温馨的家,门前的小院被打扫得妥妥帖帖,各色的小花迎着阳光健康成长,还有少许围墙上趴着的野猫慵懒地伸着腿。
一路走下来,锦釉渐渐喜欢上了这里的氛围,安静祥和,暂离世俗之处。
当然把不远处的窸窣声除去的话。
一个黑色的身影从一户家的围墙另一边一跃而起,锦釉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比起她所受的惊吓,她觉得自己是被惊艳,那个一跃飞起的男孩有着一双碧玺般通透明亮的紫红色眼睛,像是放在沙子中的珍珠一样闪闪发光。
不过比这黑影更快的是井上清的手,比男孩高不少的她一把抓住准备逃逸的肇事者,让那人措手不及摔了个狗啃泥。
“你这是要去哪呢少年,这里有人被你伤着了你有什么意见吗?”井上清对着男孩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只是眼神黑的可怕。
“日向枣你这小子不是叫你不要随便去外面乱窜了吗!”
那户人家的房中跑出一个女子,手里还拿着一个擀面杖。
“你看看你妹妹比你不知道要乖巧多少,你怎么不学学……”声音戛然而止,女子突然停住了步伐,看着栅栏外还抓着不放的井上清,入了神。
“你……”
“中午好,我是井上清,这里是山下锦釉,敢冒昧问一句您是这孩子的母亲吧?”
“啊是的……我叫五十岚馨。十分抱歉我家的孩子这么调皮,如果不介意的话,不如进屋来坐坐。”
“那么我们就打扰了。”井上清将还在抵抗的日向枣交还给母亲,自己微微鞠了一个躬,带着还在发呆的锦釉在玄关处脱掉鞋子进入屋内。
进入屋内后,锦釉还是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心,四处打量屋内设施,但是她从入屋开始,就感到一个比正怒视井上清的日向枣所散发出的愤怒还要炙热的目光,她顺着目光沿着台阶往上看,发现一个长相与五十岚馨酷似无比的同龄女孩也在用好奇的眼光审视自己,与日向枣充满热情的红色不同,她眼中的赤红像山涧小溪一样宁静。
“葵别怕,这是妈妈请来的客人,不是坏人哦。”五十岚馨蹲下身,轻声安慰自己女儿。
葵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但还是没有要挪动脚步的意思。
“阿锦,去跟葵打个招呼吧。”阿清俯身在锦釉身后悄悄提醒道。锦釉点点头,走上前,先向葵展现自己的友好。
“你好,我是山下锦釉,我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从来都没有过同龄朋友的锦釉此刻内心极其忐忑不安,伸出的小手在细微的颤抖。
怎,怎么办,我说话会不会太官方化了,是不是太假了?!

TBC

评论

热度(2)